首页>>小说 >>列表

狂想曲景年里不知伤怀小说阅读

2021-04-06 19:23:04 字号:

狂想曲原创小说《》,主角分别是荣梓晴振轩,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为您提供景年里不知伤怀狂想曲小说阅读。是荣梓晴小姐吧?”中年的警官略过两边的振轩和萧雅,直视着梓晴。看着脸色苍白的梓晴点头,没有要求另外的人出去,只是简单地把目前说明,同时向梓晴确定了当时的一些细节。

《景年里不知伤怀》精选:

三人正说着话,三个穿着警服的人敲门而入。

“是荣梓晴小姐吧?”中年的警官略过两边的振轩和萧雅,直视着梓晴。看着脸色苍白的梓晴点头,没有要求另外的人出去,只是简单地把目前说明,同时向梓晴确定了当时的一些细节。

这位警官说,因为在梓晴他们离开的时候,就及时保护好现场,其中那个被打昏在地的男人,也被后来前去的鲲鹏地产的职员押送至警局。这个案子很快就会解决。

“幸亏郭先生的明智,荣小姐,也请你们放心,我们警方会尽快给你们一个答复。”临走时,那位警官于言语中再次表示出对郭浩东的肯定赞赏,也在梓晴和振轩的心里同时激起层层涟漪。

他现在在哪儿,伤势究竟如何。梓晴觉得自己不该依旧这样不闻不问着,她和他本就无事何必这样搞得做贼心虚似的。她转身巡视着振轩,他只是对自己勉强地笑一下,手轻轻覆上梓晴的额头。

“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梓晴半开的口。

“我去开门,”萧雅忙向门走去。

“怎么是你?”随着门吱呀一声敞开,萧雅和门外的文涛同时发出惊呼,搞得不只病房里的两人和门外的郭浩东惊住,走廊里来往的人也驻足朝这边投来惊奇的目光。

“萧雅,怎么了?”振轩把梓晴扶好,也走到门口,才看到郭浩东,以及一个陌生的男人。“是郭先生,您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振轩撑着门,却没有请他们进去的意思。

“嗯,我的伤不碍事,不知道梓晴她,”郭浩东显然已经不关心其他的人事,一心想确认梓晴的伤势,一次次地向屋内看过去。

“梓晴没事,你就是那个大英雄吧?”萧雅倒是一听振轩对郭浩东的称呼,立即甩了一个藐视的眼神给文涛,便兴奋地抓过郭浩东的双臂,“来来,快请进,振轩哥你也是,怎么能让郭先生站外面呢?”不由分说地就拉着郭浩东进了病房。

郭浩东胳膊上是有伤的,被她这么一抓,表情瞬间扭曲了,龇牙咧嘴地被拖到了梓晴床边。

梓晴一见是郭浩东,悬着的心有了着落,可看他表情竟那么痛苦,再往下一扫才发现萧雅紧拽着他的魔爪,强忍住笑意,“萧雅,你快放手,他胳膊上还有上呢。”冲萧雅提醒着,又担心地询问,“你没事吧?”

郭浩东见梓晴已经醒来了,伤口也包扎好,除了面色苍白些精神状态还好,也就放心了,胳膊的疼痛似乎也缓解了。只是冲梓晴微笑着摇摇头。

“我的小祖宗,我们总经理可是受了伤的,”随后进屋的孙文涛可是对萧雅不依不饶了,进了门就冲小萧雅嚷嚷道。

“我不好,对不起对不起,”萧雅倒没和文涛计较,真心地对郭浩东道歉,“我太鲁莽,我只是见到真英雄有点激动,我……”

“我没事的,”郭浩东终于开口,“你没事就好,警方应该也找你做笔录了吧,我想案子很快就会破解的。”

“还劳烦郭总费心了,”振轩进屋,就看到梓晴和郭浩东相视一笑的情景,虽确定自己的猜想是荒谬的,看到这一幕心里还是阵阵地纠结,“您也受伤了,还是尽快回去休息吧。”他希望郭浩东赶紧离开,他不喜欢也不愿意他们有过多的接触。

“是呀,总经理,既然已经确认梓晴小姐还好,我还是送你回去休息吧。”孙文涛借机,用手故意扯下萧雅还放在郭浩东胳膊上的手,凑到郭浩东身边。

“你……”萧雅侧头瞪着孙文涛,又不便于继续发作,只是始终怒视着他。

“你们都在呀,”正当屋内陷入几分尴尬的僵局时,王茜风尘仆仆地赶来,“郭总,梓晴,你们没事吧?”

“王总?”郭浩东疑问地盯着王茜,“你怎么?”

“是呀,”梓晴抬头对振轩示意,他知晓地去倒了些水送了来,“你怎么知道?”

“是张建伟那个家伙干的,我一直都知道他准备报复我,万万没想到会找你下手。”王茜坐到梓晴床边,因为叙述着越发地生气,音调也不觉得高了不少。“郭总,梓晴,我向你们保证,我一定会给他一个惩罚的。”

“王总,这本就不是你的问题。”郭浩东过真没想到,当初他还有意选择张建伟作为业务往来的对象,现在看来这人真是可怕,“真没想到张董会这么做。”

梓晴也猜出是那个有过两面之缘的中年男子,但涉及到他们商业合作的事情,梓晴也不便多问,只在床上听着。

“证据基本已经确凿,”王茜继续说着,“梓晴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说完轻拍梓晴的手安慰着她。梓晴也只是报以理解,毕竟这样的事谁也不愿意发生。

“我也没想到会是浩东你救了梓晴,”王茜意外地来了一句,“我就说你们的缘分,不浅。”眼神在梓晴和郭浩东的脸上来回游移,脸上竟有了几分不自觉的笑意。

“王总,喝水。”振轩适时地把紧攥在手中的水杯送至这个女人的手边,脸上不悦的表情已经很是明显。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退回到床的一边。

王茜这才意识到这位正牌男友的存在,尴尬之色瞬时涌上。一时间也不知再说些什么。

郭浩东始终不自知地注意着梓晴的神情,听到王茜的这句话,心里起初一喜,看到这一情形眼神蓦地虚化了。

梓晴注意到振轩的丝毫变化,犹豫着,还是清清嗓子,“那个,王茜呀,你也很忙吧,郭总,你们也一起回吧。”她不再去直视郭浩东地说着,“我一会儿打完点滴就可以出院了。”有意识地冲振轩笑笑。

振轩也明白梓晴的用意,眼神了增了几分温柔地和梓晴对视一笑。王茜的恍然大悟强烈来袭,为自己刚刚多嘴多舌地感到无比的尴尬,于是迅速起身告辞。郭浩东自然也未能忽视他们温情的对视,眼神瞬间黯然,转身喊着文涛随后告辞离开。

文涛只顾着和萧雅怒目相视,倒是没有注意到在场其他人的变化,临走还回身对萧雅做了一个鬼脸。

“别让我再看见你,”萧雅看着这样嚣张的孙文涛,冲着他的背影吼叫着。

“萧雅,好了。”瞬间的疲乏让梓晴无力再去劝说些什么,她当然也记得之前萧雅对自己提及的,她和文涛的不愉快,“萧雅,文涛人倒是不坏的。”

“……”萧雅撅撅嘴,看她一脸疲惫,向振轩摆摆手,“还是你留下好好照顾她吧,这一脸嫌弃的表情是要我赶紧离开呀。”

“……”梓晴佯装没好气地,“快走吧,我没事的。”

“萧雅,梓晴就交给我吧,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回去吧。”

“梓晴。”送走萧雅,振轩坐到梓晴身边,再次从身侧搂抱住梓晴,“我……”

“振轩,我明白。”梓晴侧身贴近他的脸庞,安静地注视着他。想要去保证些什么,可她明显预感到冥冥之中会有些东西超乎自己的预计。

两个人也就不再言语,紧紧地依偎着。直到梓晴在自己的怀里安然入睡,振轩才轻轻地把她放下,为她盖好被子。步履轻缓地走出病房。

夜色已深,医院外的绿地上溜达的人明显少了很多。振轩一个人安静地在小路上踱着步子,脑海里闪过她和郭浩东几次眼神交汇的影像,心再度收紧。

他始终忘不了第一次见她的情境,当然他从未向她提及过,明明早已注定输了的一场爱情,他也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对这件事耿耿于怀,硬是小气地把事实掩藏起来。但是振轩心里很清楚,第一次见到那个安静的侧影,他就已经沦陷了。

他始终都记得那个余晖斜照的黄昏时分,她在图书馆前厅的一角,安静读书的画面。乌黑的头发自然地顺搭在两肩上,淡紫色的一袭连衣裙巧妙地勾勒出优雅的线条,许是为书中的情节所动,她时而蹙眉深思,时而又淡然一笑,丝毫不为周遭嘈杂的声音所干扰。那一刻,他似乎都忘了心跳,只呆呆地沉浸在这如同一幅画般静谧美妙的瞬间,久久不愿离去。

直到随后赶来的室友当头一击才恍恍惚惚地舍身离开。

当然,在这之前,他和可心虽然算是正式交往过,但那更多的属于奉父母之命行事。

振轩自然知道,可心对自己倒是真心相待,可他对可欣呢?

振轩在遇到梓晴之后才想通,不过是因为之前被父亲所拘束,没有机会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自己才会一直以为对可欣的感情就是爱情,事实上那更多的不过是兄妹之情罢了。

那时候,他已经回国将近两年的时间,在S大也已经上研究生一年多了。从那个午后的偶遇开始,他便在满校园的找寻这个无法忘怀的身影。命运之神总算眷顾他一次,或者说是对他长久潜伏在图书馆的一种无奈的肯定,两周之后,他们真正地在图书馆相遇了。对于振轩而言,更准确地说其实应该说,是他终于等到了她。

之后的一切变得顺理成章,他想尽办法走进她的生活,了解她的喜好;他会挤时间去她上课的地方在教室最后一排聆听着她热衷的心理学,也会努力强迫自己多去图书馆耗费时间。他试图让一切顺其自然,却不可遏止地愈发想要靠近着她。

可无论自己怎么努力,振轩始终感觉到她对自己的若即若离,多少次他以为她就会那样永远安静地依靠着自己的肩膀走下去,他以为她终于敞开心扉接受自己,但结果,往往只让他失望。

他忘不了,那一晚,她哭得惨痛,自己被硬拉着去喝酒。她喝了很多酒,或许醉了,或者没醉。但那晚她终于向自己坦白了那段刻骨铭心的初恋,她说她知道自己对她的好,但越是这样越是不忍心辜负自己。

他竟然上前吻住她,不理会她的挣扎和反抗地狠狠地吻着。直到她渐渐昏睡在自己的怀里。他听到她嘴里喊着“浩东”这个名字,胸口隐隐作痛,却暗下决心一定要给她幸福。

想到这里,振轩不仅为当时自己的勇敢和冲动所震慑,情不自禁的一抹笑意挂在嘴边。

他抬头看着夜空,今晚繁星点点,明天又是难得的大晴天吧。深吸一口气,振轩低头思忖着,他们似乎又有很长时间没能一起出去散心了……


上海二手房交易网 https://sh.c21.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