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 >>列表

今夜与谁共眠by公子浅颜小说-今夜与谁共眠薛唯一陈易安全文在线阅读

2020-08-01 21:39:11 字号:
今夜与谁共眠第13章不怀好意

见陈易安没反应,楚成衣继续抽搭:“哥哥这其中复杂关系,所以拒绝了她,谁成想她恼羞成怒,在酒吧颇有势力……哥哥他现在还在医院。”

哭泣的声音让烦躁不已的陈易安更加恼怒,拿起羊皮沙发上的西装外套就往外走去,楚成衣还想再说什么,却没来得及开口。

她只能目送男人出门、上车、离开,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剩下自己守着空宅锁眉。

路灯昏黄,一路上宾利车被陈易安开到极致,险些闯红灯,平时半个小时的路程,整整缩减了一半。

“薛唯一呢?让她给我过来。”

不夜城服务员看到怒气冲冲的陈易安,被他的气势所吓住,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做。

自打送走楚成许时,她就知道他会来,她已在此恭候多时。

反正自己已经跟他对上了,也不用担心什么。

薛唯一整理一下衣裙,娇媚的走上前去:“什么风将陈总吹来啦。”

陈易安看到薛唯一的样子,只觉得她更加恶心。二话不说将她拉进最近的一个空包间中。一进门便将薛唯一甩到墙上。

“你还真是荡妇啊,有这么饥渴的吗?”

薛唯一吃痛的揉揉撞到的地方,不甘的对陈易安说:“陈总气什么,是因为我放荡的对象不是你吗?”

清楚捕捉到他眼底的嫌弃,薛唯一扬起笑脸,作势要去吻他,陈易安果然恶心无比,用力的一把推开她。

薛唯一勾唇自嘲笑笑,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不论什么时候,陈易安都喜欢主动的,操控一切的感觉。

知道他的短板,薛唯一更是有恃无恐:“陈总原来也爱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啊。三年前,不是很喜欢我的身体吗?”

陈易安在听到她说的话,只觉得头上青筋跳得快爆炸。

“住口!”

“亏我当初还以为,你是真心喜欢我呢。”

含笑又是一副脉脉模样,“不过以后就没这么多真情牵绊了,不夜城开门做生意,陈总喜欢,可以随时来呀。”

薛唯一抬腿踩上沙发,撩起快到大腿根的黑短裙,细嫩的肌肤在灯光下尽显无疑。

“薛唯一!”

这一刻他直觉想要骂她什么,狠狠伤她的心,报复她这般放浪无形,可话到嘴边,看到她含笑又凉薄的眉眼,霎时间又有些迷茫,不知该说什么。

不,他从不亏欠她!

陈易安拧眉:“三年前我就不该留你一命!”

薛唯一偏了偏头:“晚了,当初或许你可以借着我家破败,将我除去不漏痕迹,但今时不同往日……杀人可是犯法的。”

“好个薛唯一。”

“与陈总比起来,不过尔尔。”

说完抿唇一笑:“看来陈总对我身体不满意啊。”说完又唉声叹息:“那罢了,是化茧没有福气,陈总既然跟我没生意做,就别怪唯一不陪了。”

说完也不等陈易安反应,扭着纤腰离开,那悠闲的步伐,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

只有她自己知道,提着一口气回到独立化妆室,锁门确定无人进来时,那瞬间瘫软的感觉如何。

幸好陈易安没有追过来,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坚持下去。

陈易安就是她这辈子扎在心口的一根刺,不拔出,便会溃烂成脓。

她不知道陈易安怎么会忽然找上门来,但今天的事终究让她意识到,自己还是太渺小了,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如果陈易安再逼紧一分,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

当初家里破产时,她站在23楼望风景,楼下一切好像都在召唤着她,但是现在,她并不想去。

她还有太多未完成的事。

而陈易安的到来让她意识到,自己步伐终究太慢,这样会被落下的,她需要钱,需要医妹妹的钱,需要把公司东山再起的钱。

晚上原本薛唯一该回家的,但这样破败的自己不知该如何面的父亲与妹妹,她便与何致招呼一声,睡在了不夜城。

起初只是为了躲避,后来不知不觉竟然连续了一个星期。

常在风尘里,怎么能不然烟花气,晚上七点,薛唯一看着镜子中的女人,明眸皓齿,一抹红唇分外妖娆。

她平时是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尤其这般红唇,但在不夜城久了,不喜欢也会习惯,在出场前,即便人不说,她都会对着镜子掂量一下自己今天的妆容。

面对不同的人,她会有不同的面孔,从最初生涩不自在,到如今也算手到擒来。

笑,是她在这最擅长的本事了。

“唯一,章老板已经等不及了,何致已经安抚不了,你快去看看吧。”

一声急躁的催促从身后传来。

薛唯一看向镜子中一脸愁容的米加:“今天我没接章老板的行程。”

“是啊,临时补的,这人在江城原本没什么名气,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财大气粗非要见你。”米加万般无奈:“之前你不是在慈善晚会上长了一支歌吗?也不知道谁放出的龌龊流言,说你……”

“说我什么?”

“说你……只要价高就可以……”

“我知道了。”接下来的话,不用听也知道多龌龊。

薛唯一整理下裙子领口:“反正今个儿晚上也没什么活,我这就过去。”顿了顿又玩笑补充一句:“回头别忘给我记在行程上,工资可别少算了。”

“不会的不会的,你现在名气大着呢,哪有人敢亏着你。”

米加说话真真假假,薛唯一也不想戳破。

在这地方哪有什么真心可言,不过是忙于奔命糊口而已,她现在需要钱给妹妹治病,既然需要,就别奢望什么高高在上的尊严与真情。

不夜城是江城有名的名流聚会场所,晚上笙歌不歇,薛唯一一路走过来,路过舞池看到下面随着音乐摇摆的男男女女,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从前觉得无聊,后来觉得厌烦吵闹,到现在,倒觉得是例行公事的非要看一眼了。

他们这样也叫活着吧?

猎艳,寻求刺激,醉生梦死。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变成被他们寻欢作乐中的一员。

……

包厢在三楼107号,薛唯一来不夜城怎么说也有三个月了,但不在认路上尽心,走路还是要人带着。

就为这事,她曾听人说过,她这是有点名气了就摆排场,薛唯一还觉得挺好笑的。

她有什么排场可摆?不过是供人娱乐的陪酒而已,又不是什么明星大腕。

自嘲一笑,拐了两道弯,包厢已经到了,薛唯一深吸一口气敲门,里头传来答应声,她推门进去,出乎意料的包厢里竟没有乌烟瘴气,只有几个衣冠楚楚的老板坐着,相互含笑攀谈。


松鼠AI https://www.donews.com/news/detail/4/3089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