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 >>列表

凛冬已至你不在小说阅读

2020-07-31 21:44:16 字号:

万长冬秦鹤小说的名字是《》,这里提供凛冬已至你不在小说,该小说文风细腻,情节不落俗套。之后,彷徨不安逃离H市,在报纸上,得知了自己父亲的死讯,万氏集团破产的消息。

精选内容:

“管家。”

万长冬唤了一声,管家从门外进来,

“夫人,有何吩咐?”

“帮我安排一辆车,我要带小杰出去。”

“夫人,先生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对于秦鹤周全的安排,万长冬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心里稍微有些奇怪,这几天,秦鹤就像块牛皮糖似的,整天黏在她身上,她去哪儿,秦鹤就跟到哪儿,今天难得没见着他的人影。

“唔……”

万长冬甩了甩脑袋,她在乱想些什么,堂堂酒店老总,名下资产无数,天天跟在她屁股后边转才不正常吧。万长冬心下苦笑,这几天被秦鹤缠的紧,自己都想岔了。

今天天色暗沉,阴雨绵绵,一团浓雾缠绕着卿全山的山顶。就像是万长冬这五年来的对万元的牵挂,以及内疚,缠着她的心脏,不得安宁。

万长冬连万元死前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那时,她正在看守所见哥哥万阳洪。

之后,彷徨不安逃离H市,在报纸上,得知了自己父亲的死讯,万氏集团破产的消息。

万长冬放下手中的紫色鸢尾,一言不发地站在墓碑前。

才五年的时间,墓碑上万元的黑白照片已经有些模糊了。

万长冬的指尖轻轻摩挲墓碑,现在万长冬心中才真正承认,那个宠溺她、爱护她,为她遮风挡雨的万元已经不再了。

万长冬不想流眼泪,她想以自己最好的一面面对这个她生命中最爱她的男人。

额头轻磕在墓碑上,忍不住,真的忍不住,眼泪它自己就流出来了,她控制不了。

她其实有许多话想对父亲说,说她这五年里如何惶惶不安,如何颠沛流离。

刚开始为躲避宋成滨的搜寻,几天换处地方,不是坐在机场的候机室,就是火车、客车上。

整夜整夜抱着被子睁眼到天亮,到后来能闭眼睡至天明。

还有她当妈妈了,即使过程很辛苦,在怀孕那段时间是她最贫穷的时候。

还有许多许多,关于她的这五年,万长冬很想像以前那样,向父亲诉说心中委屈。

最后,千般语言都只化作一句话,

“爸,我现在过得很好。”

万绪杰乖巧地站在万长冬的一旁,看着黑白照片上,那个名叫“外公”的人,他不认识。他也不懂,为什么妈妈会对着墓碑哭,只隐约感觉到,这个人在妈妈心中一定很重要。

车子沿着卿全山的盘山公路一路驶下来,司机开的不快,万长冬都能看清那边的一棵松树上蹲着一只鸟。

现在坐在车子里,万长冬的情绪虽说平复,可也没打起精神,整个人都是恹恹的,双目无神。就当车子快驶到一个“人”字型岔口时,万长冬一直涣散的瞳孔聚焦了。

一辆路虎揽胜停在上边的岔道上。

万长冬觉得有些眼熟,很像秦鹤接她和小杰回来的车。定睛看车牌,秦鹤?他的车怎么在这儿?

疑问刚冒头,万长冬便打消了。她不是秦鹤的什么人,管人家在哪儿干什么。万长冬很快收回目光,司机平稳开着车,方向盘向右一转,路虎已在万长冬的身后。

这辆停在上岔道的路虎的确是秦鹤的车,他此时就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松树下,指间还夹着一根烟,眼睛一直看着身前的墓碑。脚下零星散落着烟蒂,看样子他在这儿已经站着有一会儿了。

秦鹤猛吸一口,将手中的烟蒂扔下,用脚碾了碾,从嘴里吐出浓浓的烟气。

“阿漾,我回家了。”

秦鹤说这句话时,语速缓慢,像是作出一个重大的决定。深深看着黑白照片上笑颜如花的女子,说完,转身离开。

傍晚,万长冬正在书房整理关于宋氏集团的资料。

五年前,万氏集团宣告破产,变成了一块蛋糕,H市有不少人对其下手,想分得一块。

最后被三家公司分别吞下,其中就以宋成滨为首的宋氏集团为最大买家。夸张的说,现在的宋氏就是从前万氏。

当年万氏主营房地产,其余的互联网,金融,新能源,科技均有涉猎。现在的宋氏,几乎是按照当年万氏的路在走。

早先万长冬就有些猜测,以宋成滨的无耻程度,当初万氏集团破产,他肯定会忍不住下手。

资料上显示,宋成滨当初以光城公司的名义,收购了万氏大部分所持的其余公司股份。

看到这条时,万长冬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可能,宋成滨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肚子,撑得下万氏手上的股份。

后光城公司改名为宋氏光城集团,于三个月前在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宋成滨持有宋氏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担任宋氏的董事长。

万长冬实在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虽猜测宋成滨会对万氏下手,也只以为是小打小闹。

要知道,当初的宋成滨就是地地道道的普通人,凭借漂亮的学历和优秀的工作能力进万氏打拼。就算当初在万氏,宋成滨能捞到一笔钱,也绝对是不够的。

当时万氏破产,价格被押到极低出售。单就万氏所持的股份收购,宋成滨也足足花了5.3个亿,他哪儿来的这么大的一笔流动资金,用来收购万氏的所持股份?

到这儿,万长冬不禁有些懊恼,懊恼自己当初怎么那么天真,不知事。

五年前的万长冬,还是一个在大学校园里因失恋会沮丧的人。

万元将她护的极好,万长冬也以为,自己会在万元的保护下,无忧无虑地大学毕业,选择一个青年才俊,结婚生子。再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结婚生子,这辈子就这么安安稳稳过下去了。

万氏集团的破产,不仅代表着万长冬优渥生活的结束,更是她心目中唯一依靠的大山的倒塌。

因着万元密不透风的呵护,导致万长冬对万氏集团的情况一无所知。哪怕当初她为追随哥哥万阳洪的脚步,选择了金融专业。

一个集团的运作很复杂,它不是几个公式推导便能摸清情况的。引发万氏集团破产的原因很多,单就这些表面的资料,很难,根本触及不到真正原因。万长冬翻看一页资料,便多一页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