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 >>列表

与卿何欢木婉心夏洵小说

2020-05-18 20:26:31 字号:

主角是木婉心夏洵的小说叫做《》,这里提供与卿何欢木婉心夏洵小说,该小说主要说的是夏洵心中狐疑,“木天痕那老贼死了?”“不许你侮辱我父亲。”她眼眶通红,再次提剑杀向夏洵。

《与卿何欢》精选:

木婉心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晌午,丫鬟周露听见声音走进屋子,“小姐,你醒了啊!”

“我父亲呢?我的父亲呢?”她哭着起身,“我要去找我的父亲!”

周露赶紧把人拦住,指着桌子上的骨灰盒,“大老爷已经被火化,骨灰在那里!”

木婉心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踉跄起身,扑了过去,哭喊着,“父亲,父亲…。”

周露看她哭的伤心,也跟着抹起眼泪来。

木婉心抹了一把眼泪,哽咽着对着骨灰盒说道,“父亲,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她脑子里闪过夏洵的脸,指甲扣在手心,上面月牙般的伤口顿时冒出血丝,她对着骨灰盒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女儿在此发誓,如若不能为父亲报仇,便叫女儿生前永无安生之日,死后坠入十八层地狱!”

她将骨灰盒收好,提着剑便冲了出去。

夏洵从府中出来,就看到路对面的木婉心。

木婉心一身白衣,右臂上白色孝戴随风飘扬,手执长剑正对夏府大门。

她死死地握着长剑,白皙的手背可见青色细筋,双眸不满红色血丝,她今天来就是要做个了断,不是他死就是她亡。

夏洵望着对面的白衣少女,眼前一片恍惚,貌似那日红衣盛妆被自己践踏在脚底下伤心欲绝的女子已经消失不见,脸虽然还是那张脸,可是现在的这个是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人。

不过那眼底的眸光太过熟悉,他曾多少个日夜也是满含恨意的瞪着眼!

木婉心紧紧的盯着夏洵,握着剑柄的手指因为用力而变得苍白,眼前的男人已经不是那个会为他弯腰折花的少年,他是她的仇人。

她眼前一阵恍惚,只觉得这一切都只是梦,一场能让她窒息的噩梦。

夏洵在离她两步之遥的距离站定,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变成白雾消散在空中,“木婉心,你终于出现了!”

木婉心闭口不言,冰冷的目光比这寒冬还要寒上几分,她提剑飞步上前,剑尖直直向夏洵的心脏刺去。

她的父亲死了,送回来时脖子上还缠着白绫,衙门的人说他是畏罪自杀。

她不信,她的父亲根本从来没有犯过罪,哪来的畏罪自杀,一定是夏洵做的,他等不急了,所以派人杀了她的父亲。

夏洵几个闪躲,躲开木婉心的攻击。

木婉心心中大骇,他会武功?

夏洵单手背在身后,薄唇轻启,淡淡的嘲讽道,“是不是很吃惊?真的以为我是一个病秧子什么都不会的废物?呵,木婉心,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天真。”

每一句话都扎在在木婉心的心上,她从前是多么的可笑,她天真的以为这个人是个可怜人,想一想真的觉得自己白痴。

但是她以后了,再也不会了!

木婉心忍着舌尖的痛一字一句说道,“夏洵,我的父亲是你杀死的对不对!今天我便要为我父亲报仇!”

夏洵心中狐疑,“木天痕那老贼死了?”

“不许你侮辱我父亲。”她眼眶通红,再次提剑杀向夏洵。

夏洵的心口在隐隐作痛,她曾经也哭过,委屈的像只红眼兔,就跟现在一样。